上次與朋友在東大門批發區殺到凌晨三點多的戰況歷歷在目,即將要在韓國交換學生一年的妹妹也忍不住想來體驗看看。

八點半我們準時從弘大搭著地鐵出發,在東大門歷史公園站的第一個目標就是Good Morning City,來了韓國這是第四次,Good Morning City一直都是戰利品最多的地方,畢竟他緊連著地鐵出口,當我們的購物慾望最灼熱時,這些衣服都在我們的荷包範圍,自然馬上殺紅了眼。

在這裡可以找到幾家專賣雪紡紗的,去年暑假就在這裡購入了許多上班服,總是要試試韓國OL的雪紡端莊STYLE

Good Morning City隔壁則是類似的零售百貨:Hello aPM, 還有Migliore,一樣都可零售,還有一些殺價空間,就算沒有滿意的價錢,也不用留戀,再走幾步,下一家還會有長的一模一樣的款式任你挑選,十月的韓國已經入冬,明天就要返泰的我,對於這些厚重的冬天衣物沒有升起任何購物欲,只能陪妹妹一邊走馬看花,見識見識衣服到底能眼花撩亂到甚麼程度。

在Migliore買了兩件好看的外套~ 剛好適合台灣的秋冬穿!

jacket_戰利品.jpg  

接近十一點多的東大門,人潮只有越來越多,我們轉移陣地到高貴的Doota三角大樓,裡面的衣服單價讓人不敢詢問,我們的目的是五樓的Beansbin 鬆餅還有It’s Skin 美妝店。

在木頭圓桌將戰利品都放下後,我們兩個還沒思考點菜,反而開始卸妝補妝,拿掉隱形眼鏡帶上粗框,準備為今夜的下半場做準備,嘴巴雖然嚷著「不會很餓」我們還是貪心的點了Combination Waffle,一整盤的鬆餅有一球Haagen Daz 草莓冰淇淋,其餘的鬆餅淋滿了果醬跟葡萄果粒,滿滿的兩球Whipped Cream也被我們全數吞下,鬆軟熱脆的鬆餅,搭著冰涼爽口的冰淇淋,這莫名其妙的奢侈宵夜,果然還是只有度假時才能享用啊。

waffles.jpg  

夜越深,我們也往更深的批發區林前進,最先光臨的是親切的Designer’s Club,裡面大多是女性服飾,我們沒有先往樓上看服裝,而是直衝地下樓的飾品區,朝便宜的批發錶攤走去,今天顧攤的老闆是位男生,但也都會說中文,整強的韓國設計錶款掛的玲瓏滿面,有韓國街頭常見的STACCTO、大錶面Don Bocco等等,每支錶都大約10,000~15,000KRW上下,我跟妹妹挑得不亦樂乎,每一支比在手腕上都好美,好可愛,才想著這支錶要送誰,下一秒就改變心意,還是自己帶好了,不知不覺籃子裡擱滿了八九隻錶,已把它當飾品,而不是實用品。

watches.jpg  

錶攤逛完,妹妹鷹眼鎖定了幾家項鍊首飾,開始在密密麻麻的飾品中挖寶,我不到十分鐘就以眼花撩亂,哪個妹妹說好看,就買了。

把握時間,我們一點半正式開始逛批發區,有腫劉姥姥逛大觀園的感覺,走不到一兩層樓,我和我妹忍不住發表感想,剛才在零售百貨裡每家衣服至少都還可挑出美醜,但在這棟批發區內,每一攤的每一件都讓我好想入手啊!!!

不過這裡的衣服雖然價位也在13,000~18,000KRW之間,單買可以接受,但店家都必須要求至少兩件以上啊,讓我們看得牙癢癢,難得碰到可以讓我們零買一件的,都馬上下手,接近20,000KRW的服飾也都完全不心軟,買到賺到。

 designer'sclub.jpg  

兩次逛批發區,對於她們的生態有了些心得:

11:00~2:00 是批發區店家姐姐們最熱情的時刻 (能夠回答你的詢價,幫你介紹一些款式,已經算是他們的熱情”),因為這個時間是所有批發客們挑貨下單的時間,他們會在店家留下訂單就走,絕對不會大包小包,因此我們這些散客很容易分辨呢。

2:00~3:30 這段時間,可以明顯感受到批發店家們的冷淡,甚至是空門,因為此時他們的生意已經做完,開始一團一團的叫菜,圍成一圈吃泡菜,吸拉麵了。這時還來詢價的就是我們笨笨的散客,他們可是理都不理的,甚至會揮手與你說”No Shopping”,這時挑衣最容易心靈受創,畢竟他們也很現實的小單不接啊。

3:30~5:00  是每棟批發大樓開始包裝貨物、批發客取件的時候,這時我們散客最容易被粗魯對代,就見一些大哥們背著好幾袋衣物在狹窄的走道中穿梭,我們被迫繞道跟閃躲好多次,店家姐姐們全部忙著包裝清點,誰會理你這有口音的詢價聲呢? 因此這時就乖乖的離開批發區,快去汗蒸幕休息,泡泡酸痛的雙腿吧。

 

我和我妹拖著疲憊的身軀,前往東大門這區最熱門的汗蒸幕: SPAREX,網路上有很多台灣人都去光顧過,因此我們很放心的前往 (畢竟經歷過春川人煙稀少的汗蒸幕後,甚麼都不怕了)SPAREX位於Good Morning City的地下三樓,我們馬上脫光光,衝進澡堂,全身浸入那滾燙的熱水,好~~~~

畢竟這是比較有名的汗蒸幕,裸體的觀眾們比較多,比較令人害羞,和前天的春川老人汗蒸幕有著天差地別。但眼睛一閉,管他的,自在休息最重要!

我們兩個在澡堂裡玩到五點多才起身換上休閒服,這時休息室裡已躺滿了屍體,大家打橫亂躺,打呼聲,放屁聲,甚麼都有。我和妹妹在食堂席地而坐,點了一杯我朝思暮想的甜米露,妹妹不喜歡這飲料的味道,但又看不懂其他菜單,隨便點了一杯,結果是酸梅汁。

sparex.jpg  

我們一起合吃了一碗拌冷面,又是個奇怪的用餐時間,紅紅的醬汁裹澆在有嚼勁的麵條上,吃的不亦樂呼。

妹妹堅持要去溫暖的坑裡睡到天亮,但才不到一小時,她就不支的來到外面比較涼爽,我依稀記得朦朧的視線裡,看著她滿臉通紅,臉頰微腫微油,整個是被蒸熟的肉包樣,太好笑了。

其他人來汗蒸幕都是睡覺休息,但對我們來說只是另一個夜間活動,這次在SPAREX,我又只睡了三小時,就再度沖澡換衣服,回弘大囉!

四月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